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丝绸怎么画 » 正文

宝贝乖腿张开 我受不了了我要 湿淋淋的桃花洞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18:43:06  

127养生之道网宝贝乖腿张开 我受不了了我要 湿淋淋的桃花洞

宝贝乖腿张开 我受不了了我要 湿淋淋的桃花洞/图文无关

上个周六,许世杰又来我家了。

从前的温情已经不见踪影,来见我似乎只是他的一种习惯,几乎可以不带任何感情色彩。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只能算是他生活中的一点胡椒粉,给他的味觉增加一点额外的刺激罢了,连餐后甜点都算不上。

我是怎样一步步地让自己堕落到了现在这个境地?

上个月,曾经在大学时代苦苦追求我的赵坤也结婚了,早前就接到了他的帖子,没想到他还亲自打电话通知我。“雯雯,我准备结婚了,帖子你收到没?”

他的声音还是关切的,没有得意,没有炫耀,但不知道为什么,我就是很不舒服。“收到了,祝你们幸福。”看着帖子上他和未婚妻幸福甜蜜的小样子,我口不对心地说。

“谢谢你,你的祝福对我很重要,也希望你早日找到归宿。”“我会的,谢谢。”出于自尊,我还是骄傲地回答了他,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,这骄傲背后是被许世杰击碎了的心。

赵坤的婚礼我没去,怕自己羡慕的眼神能够烧起火来。我嫉妒他的妻子,不是因为我嫉妒她嫁给了赵坤,而是因为我嫉妒她能够拥有这样正常阳光的生活,一种我已经失去、也不可能再有的生活。

想当年在学校,从大二到大四,赵坤追了我整整3年,节日给我送花,生日给我礼物,还为我们全寝室的女孩子打了3年开水。但我的一颗心却全挂在许世杰身上,根本看不到他的好,觉得和许世杰比起来,赵坤这样的男孩幼稚可笑。

现在看来,我当时的想法才是可笑。我多么希望时光能够倒流,让我的生活能够重新回到正常的轨道,和一个类似赵坤的男孩结婚,然后一起买车供楼,和所有这个年龄的小夫妻一样。

可惜一切都回不去了,我的生活轨道,从认识许世杰的那天开始,就大大地偏离了正常。

认识许世杰是在4年以前,我大学二年级的夏天。

因为学的是广告专业,出于对自己的锻炼,那年暑假,我应征到一家大型广告公司实习,被分到一个创意小组帮忙。

广告创意的方案一般是由小组合作完成的,在那个小组里,我主要帮大家整理资料和文案,有时候也参与讨论,拿出自己的一些想法来。

刚工作的第一天,组长提到了他们一丝不苟的创意总监,似乎很不好对付:“就我们手上现在的这几个方案,总监会同意才怪,一定又会被骂回来。大家快点,再想想有什么新点子。”“唉,总监就是因为严苛才可爱呀。”一个比我大几岁的姐姐小婷开玩笑地说。

“全公司都要知道你暗恋总监了!行了行了,该干吗干吗去。”组长半开玩笑地说。

“他不是有名的黄金单身汉吗?30出头还没结婚,我就算真暗恋也没错呀。”小婷也不生气,笑笑地回击。

这次对话让我对他们口中的总监充满了好奇,所谓的“黄金单身汉”,工作又严苛,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,能够让组长和小婷姐又爱又怕?

没过几天,全组提交方案,和总监一起开会,我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那名“黄金单身汉”——许世杰。他穿一套银灰色西装,系着流行的黑色窄领带,留犀利干净的平头,一进门就吸引了我的眼球,不争气的我立刻就脸红了。

“你们交的方案都太陈旧了,不是不能运作,但是现在我要的是新意。除了最后提出的那个想法还稍微有点创意,其他的都不用再做了。”他果决地说。

最后那个想法不就是我提的么?想到这一点,我不由得微微扯起了嘴角。没想到就在这时,他的视线落在了我身上:“从前没见过你,你是?”

“我,我叫张雯雯,是新来的实习生。”我紧张得有些结巴。

“最后那个想法就是张雯雯的主意。”组长替我补充了一句,为我壮了胆。

果然,我看到许世杰冷淡的眼神里多出了一丝赞赏,然后他说:“不错,你一会到我办公室来,我给你说说这个想法可以怎么做。”

“好的。”我一个劲地点头。

从那一刻起,我就完全陷入到许世杰的魔咒里,不能自拔。每天,我都希望能够看到他,若是能有机会和他单独说上几句话,那一天就过得特别美。

或许是出于对我的赞赏,他在工作中对我也相当照顾。我为期两个月的实习结束时,他用帅气的字体在我的实习报告上写满了优良的评价。当时我接过写好的报告,颇有些不舍地看了他一眼,心想:以后就没法再见到他了。

没想到他抬头迎上了我的眼神,仿佛读透了我的一切心情,说道:“既然现在你已经不是我们公司的实习生了,那么今天晚上你有没有空一起吃个饭呢?”

我先是呆愣在原地,然后双颊就成了熟透的苹果。

那次吃饭没多久,我就成了许世杰的女朋友。能够当上所谓“黄金单身汉”的女友,这简直是我从没想到过的事情,我也问过他:“你究竟喜欢我哪一点呢?”

面对我的问题,他反问:“你究竟哪一点不值得我喜欢呢?”

我便羞红了脸,低下头去。

进门时他会为我开门,吃饭时为我夹菜,天冷了为我披上他的外套……当时我只觉得自己幸福极了,有了个这么细心的男友,我根本没想过,他的这些“好习惯”,很可能是被另一个女人培养出来的。

我们在我学校附近租了房,因为我上课忙,一周大概见面两到三次。每逢周末,他都会在周六陪我,然后周日中午离开,我问他:“你为什么不能周日也陪我呢?”“公司工作忙,明天一早我就要到办公室,还是早点回去做准备比较好。雯雯,你要多体谅我。”他这么说。

听到这样的答复,我还能说什么呢?自然是全然相信。现在想来,这样的细节难道还不够明显吗?每个周日都不能陪我,有一次我的生日正好赶上了周日,他也没有陪我。可惜当时的我还傻傻地选择了相信他,傻傻地接受了他补送的鲜花。

两年前,我大学毕业了,这下终于不用再和他一起偷偷摸摸地租房了,可以正大光明地谈恋爱,每天都在一起了,我这么想。没想到,他竟然还是保持着老习惯,根本不理会我的请求,我不由得疑窦丛生。

在我的不断质问下,他终于说了实话:“雯雯,其实我是有家庭的,只是因为太爱你了,所以才没有告诉你。请你原谅我,我一离婚就娶你。”

这话犹如晴天霹雳把我的美好幻梦击了个粉碎,但我还是傻乎乎地盼着他离婚,指望着有一天能够当上名正言顺的许太太。几乎每次见面,我都会问他:“离婚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?”刚开始他还和我说几句,到后来就明显的不耐烦:“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说这个?”

上个月,忍无可忍的我趁他睡觉,偷偷从他手机里记下了他妻子的电话,待他走后便打了过去,和盘托出了一切:“他是爱我的,我说的都是真话,不信你可以去问他。”

电话那头的女人似乎很单纯,什么都不懂的样子:“你一定在骗我。我不相信你说的,我会去问我老公。”说罢,就挂了电话。

当晚,许世杰破天荒的在周日晚上来找了我,如同一头被激怒的狮子:“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凭什么破坏我的家庭?你凭什么!”

第一次见到他用这种态度对我说话,我不由得惊呆了。“我不可能这么快离婚,你要走就走,不能接受就算了,反正我是真的爱你。”他甩下这句话就走了,留我一个人在家思考这残局。

自那之后已经一个月了,我没有离开他,而他对我也不再温情。美好的面纱被撕碎之后,等待我的就是这样狰狞而残酷的现实。我想过上像赵坤和他妻子那样平静正常的生活,还有可能吗?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